行业分类
首页 > 讯息资讯 > 焦点> 德荷语语句有哪些结构突出的特征

德荷语语句有哪些结构突出的特征

发表时间:2019-11-011人浏览
德语与荷兰语的语句构成原理 ,除却因简化而消失的成分,总的来说,荷兰语和德语共享一个完全相同的语法系统,这一点在两种语言的语句构成上表现得尤为明显。与“主题 陈述”的汉藏语语句结构不同,印欧语的语句构成为“定式谓词 补语”,简单地说,就是一个变位动词(非定式动词也被视作动名词)作句子的核心,其它成分按照形式逻辑的要求铺排在这个动词的前后。因此,对定式动词的考察是了解德、荷语语句构成的一条便利的线索。
德、荷语中一个“中性”句子(也就是一个不带疑问、惊讶、命令、祈求等特殊语气的句子)的构成模式是这样的:
一位补语 定式动词 后续补语
例如:
Ich komme heute.
Ik kom vandaag.
也就是说,定式动词位于句子第二位。这也是所有日耳曼语的一个典型特征(在诸如现代英语的高度“去屈折化”的语言中,这种结构已经出现了相当程度的松动)。当然,上例的结构极其简单。有必要的话,句子成分是可以无限扩充的。在成分较多的句子中,德、荷语的这种定式动词居第二位的特征表现得更为突出,如:
Heute will ich in die Stadt kommen.
Vandaag wil ik in de stad komen.
可以看出,句子中的主语(主格补语nominativus)总是紧贴定式动词(当然,也有例外,如反身代词的使用),也就是说主语或则位于一位,或则位于第三位,除此之外别无选择。这一特点有别于罗曼语等其它印欧语(例如,拉丁语、意大利语中的谓语和主语是可以分别位于句子开头和末尾的)。要注意的是,印欧语中的非定式动词其实就是动名词,所以,例句中的kommen/komen相当于一个普通的宾格宾语(accusativus),和“我要吃饭”中的“饭”没什么两样。这样就看出了德、荷语语句结构的另一个特征,就是习惯上把宾格宾语(德语语法中称为“宾格补语”)置于句末,除非宾格宾语被安排在一位。这一点在德语中表现得尤为突出,例如:
Ich kaufte gestern in der Stadt neben dem Bahnhof ohne lange überlegung ein Buch.
可以看出德国人的克制力,因为,要是换了英国人,这本“书”早就迫不及待脱口而出了。事实上,无论这个句子有多长,德国人都非常乐意把重要的好消息放在后公诸同好,毕竟,克制的满足是大的幸福。
这一习惯或许也是德国人爱较真的一个极端表现,因为,事实上,早期的德语对宾格宾语的位置并无特别规定,而荷兰语中这种现象也并不如德语中普遍(因此,英国人的心急也无可厚非,毕竟,个人特殊的癖好往往是他人奉陪不起的)。相比德语,站在今天的角度看,荷兰语的语句结构或许显得有些松动(或不严整),但是,事实上荷兰语的“不严整”才是较古老的语风的体现。这一点在“破框结构”中表现得尤为明显,例如:
Er stellt sich meinem Freund vor. (框形)
Hij stelt zich voor aan mijn vriend. (破框)
德语并不拒绝也不鼓励“破框结构”,而荷兰语则几乎把这种“不严整”视作规则。不过,这种出现频率上的不同不构成两种语言语法体系本质性的差异。就好像有人惯用左手,有人惯用右手,并不说明这两类人在四肢组成上的不同。
接下来对从句略作交代,因为,在“语句结构”这个论题下,从句没有太大的研究必要(毕竟,从句的性质和“主语”、“谓语”一样都只不过是语句中的一个成分,在句中只占一个位置),而且两种语言的从句构成方式是完全相同的,简单地说,就是从句中的定式动词一律出现在末位。例如:
Ich bleibe zu Hause, weil ich krank bin.
Ik blijf thuis omdat ik ziek ben.
或许德语和荷兰语的不同就是那个醒目的逗号吧(笑)。既然从句只是语句中普通的一个成分,那么,当从句被迫不及待地放到一位时,主句中的定式动词自然看起来就像是出现在主句的一位了,例如:
Weil ich krank bin, bleibe ich zu Hause.
Omdat il ziek ben, blijf ik thuis.
其实,定式动词bleibe/blijf不是仍然好好地呆在第二位吗?不要被逗号迷惑了(这时荷兰语中也出现逗号了),毕竟,标点符号在口头表达中是没有意义的,就像现代汉语中的“他/她/牠”一样没有意义。

接下来是定式动词位于一位的情况。这时的语句应该是一个一般疑问句(是非疑问句)或命令句(祈使句)。这种情况下的句式在两种语言中是完全相同的。例如:
Kommst du zur Schule mit dem Bus?
Kom jij naar school met de bus?
Kom zur Schule mit dem Bus.
Kom naar school met de bus.
特殊疑问句(含疑问词的疑问句)的句子构成类似于“中性句子”,也就是说,定式动词位于第二位,只不过,疑问词一定位于一位(换言之,总是黏着定式动词不放的主语这时只好退居第三位了——难堪的三角关系!)。例如:
Wann kommst du?
Wanneer kom je?
当然,要是你觉得这一堆细节太烦了,只想要一条原则,那么,你只要记住——定式动词总是出现在第二位,其它的一切我都不管。这是德、荷语语句结构突出的特征。
文中图片素材来源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

课程咨询:400-698-9662

商务合作:400-698-9662

下载名学APP

名学网公众号